某芹菜

主角总受党,从不爬墙毕竟我从来都不在墙内。人生的意外是吃了鬼白和all耀以及吉秀(这对估计就剩我一个活人)除此之外任何作品一律站all主角。心头的白月光是亮光和奇杰,偶尔沉迷于原耽。巨喜欢洒狗血的文,那种我爱你你不爱我,我不爱你了你却发现艾玛你爱我这种渣攻贱受文,把水千丞太太的文舔了个遍,但目前最喜欢的太太是wingying。

【研日】魔王程度可爱的陛下请多多指教

         孤爪研磨知道他输了,而且还输的很彻底。
         这盘游戏也太难了!
         魔王战斗力高到爆表也就算了,他居然还这么可爱!光可爱就已经是魔王程度了,他连攻击都下不了重手,这让他怎么赢嘛!
          ...

【all叶/周叶】糖分段子第四弹!(十一)

                                              一、
     ...

【佐光】糖分段子第四弹!(六)


      “现在的人可真是聪明啊!”佐为看着正吹着冷气的空调,认真的说道,“发明了好多便利的东西,比如说会吹出冷气的盒子,还有能在街上跑的箱子…………”
       “以后还会有更多便利的东西啦!说不定连多啦○梦的随意门都能造出来了。”小光合上手中的jump,边换睡衣边说,“佐为的话,再活个几千年都不成问题,那时,佐为见到的世界和现在又会不同啦!”
         小光换好睡衣上床躺好,有些奇怪的看向面容...

【青帝】糖分段子第四弹!(四)

        “呐,窗外的那个人是低年级的学弟吧。”
        “好像是吧,他长的可真年轻啊…………话说他是来找人的嘛?”
        “不知道,可能是心仪哪位学姐所以逃课来偷看吧。”
        “哈哈哈哈怎么会啊!”
        ...

【研日】糖分段子第四弹!(三)

                                                  一、
 ...

【秀光/高光】糖分段子第四弹!(二)

        我的名字叫洪秀英,是韩国的一名职业棋士。
之前还是院生时因为连败了打击,我去了移居日本的叔叔家那散心,然后我在那里遇见了进藤光,至于遇见与相(lun)识(xian)的过程此处省略十万字。
        回到韩国后,我对韩国的挚友高永夏说起了进藤光——————
        “光君是一个任性,还有些孩子气的少年。” 他还是个小天使,萌萌哒的那种。
   ...

【业渚】糖分段子第四弹(一)


      “呐,渚君,别看书了陪我玩吧!”
      春风穿过风铃,带起一片清脆。
      赤发少年无聊地趴在桌子上,懒散的对坐在旁边正一本正经看着书的蓝发少年说道:“我很无聊的啊…………”
       “我知道业君你的成绩很好不用学习了,可我需要啊!”蓝发少年有些无奈的说道。真是的,像业君这样的天才可真是招人恨!
      ...

糖分是每日必须的,【哗——】也一样!(段子楼第二弹)【二十六】

play a part(in)扮演一个角色 黄黑
上一场比赛刚刚结束,终于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hhh。黄濑君这样想着,连步伐都变的轻快了起来。好不容易挤出疯狂女生们的重重包围,他边擦干额角的汗,边推开休息室的门————然后他看见,一个如果不是他仔细便很容易被忽略掉的浅蓝发少年戴着一副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眼镜正站在休息室的镜子前,只见蓝发少年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黑子我最讨厌你了!”说完,少年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嘴角也上扬了几分。
………啊咧,这是个什么情况啊喂,小黑子一个人在干嘛啊为什么我理解不了?!黄濑君默默的把门关到只剩一个小缝,果断的玩起了偷窥play。
而休息室里的黑子君却意外没有注意到...

糖分是每日必须的,【哗——】也一样!(段子楼第二弹)【二十五】

【注意有严重的OOC以及我对塔矢君满满的恶意】
conquer征服,占领 all光
塔矢亮一直没什么朋友,虽然他对此完全不在意。
他对棋盘上的十九路星和黑白棋子有种不正常的偏执。
是的,他很偏执。
除了围棋之外,他还病态偏执于那个叫进藤光的少年。虽然谁都不知道,但确确实实的,他不喜欢小光身边的那群朋友,不喜欢小光对谁都有的灿烂笑容,不喜欢小光盯着他家的窗户微微出神的样子————每当小光盯着窗户看时,他总感觉小光有着他所不知道的秘密,那是他永远都不能知道秘密。而这时,他会感觉控制不了小光。
是的,他想控制他。有时候他甚至想要把小光关起来。不过还好他理智还在……他还可以忍受一段时间。
“sai…………”一直盯着...

糖分是每日必须的,【哗——】也一样!(段子楼第二弹)【二十二】

然后是all路————
特拉男有点OOC…………
swap(交换)all路:
最近路飞喜欢上了交换游戏————
罗宾罗宾!我可以用肉换你的蛋糕吗?”草帽少年端着金发厨子刚做的一盘海王类的肉,指着考古学家桌旁的一盘蛋糕问道。
优雅的墨发女人宠溺一笑,道:“当然!”←不过最后,路飞吃完了蛋糕后,罗宾以‘我不饿’的理由让路飞把肉也消灭了。
————————————————————————
“乌索普!今晚我们换床睡吧!”草帽少年对正在制作些稀奇古怪小玩意的阻击手说道。
“……哈?可以是可以,可是为什么?”阻击手不解的问道。
“因为很有趣啊!”草帽少年这样说着。
————第二天早上,当乌索普睁开眼睛,看见的是睡在他旁边地...

1 / 3

© 某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