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芹菜

主角总受党,从不爬墙毕竟我从来都不在墙内。人生的意外是吃了鬼白和all耀以及吉秀(这对估计就剩我一个活人)除此之外任何作品一律站all主角。心头的白月光是亮光和奇杰,偶尔沉迷于原耽。巨喜欢洒狗血的文,那种我爱你你不爱我,我不爱你了你却发现艾玛你爱我这种渣攻贱受文,把水千丞太太的文舔了个遍,但目前最喜欢的太太是wingying。

【原创】无疾而终

超短篇hhh我已经放弃长篇了!
这是个莫名其妙的短文,很久以前的产物。我喜欢爱德,嫉妒温莉。但对于爱德而言,温莉才是他最后的归处,最好的选择。我只能承认这个结果。←我干嘛要自己虐自己啊啊啊啊果然还是接受不能QAQ我的爱德啊啊啊!!!

——————————————————————————

一、
爱德华•艾尔利克向温莉表白了,阿尔表示他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
二、
终于拆开眼睛的纱布,大佐斗志满满地看着桌子上堆成山的文件。现在开始是新的起点,他要开始真正的为人民而努力了!这样想着,他翻开了第一份文件,
————钢之炼金术师爱德华•艾尔利克的结婚申请书?!
…………我的眼睛好痛,我看见了什么?!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他关上了文件再次打开,然后痛苦的捂上了眼睛,嗷嗷嗷!一定是我没休息好,这是什么后遗症吗?!那我去休息会儿吧,文件什么的先放放。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毫不犹豫的烧掉那份文件,在心里默念着‘我什么都没看见那一切都是错觉…………’然后他走进了医务室,倒在了病床上,一声叹息。
三、
阿尔做了一个梦,梦见小时候的他为了温莉和哥哥打了一架,然后哥哥破天荒的赢了他,他看着哥哥和温莉拥抱在一起,心里莫名的不爽。
并不是因为打架输了而不爽,在梦里,他看着哥哥因为胜利而绽放的笑颜,明亮而又刺眼————他鼻子一酸,挤到那两人中间,仿佛是闹脾气的小孩子一般的说:“我想永远和哥哥在一起,哥哥也要和我永远在一起!”
他绽开笑颜,迎上哥哥错愕的目光————梦就这样戛然而止。
他睁开了双眼,火车窗外的绿色绵延成线,他抹去眼角的生理泪水。
现在我就去见你————哥哥,说话可要算数啊。

四、
“大佐,请不要再烧掉我的结婚申请书了!”
金发少年丢下这句话,又重新拿了份申请书放到办公桌上他看见,他看着申请书上大大的结婚两个字,想着他要是捂着耳朵大吼‘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的话,钢打消结婚的念头的可能性有多少————好吧,这样做根本不可能打消钢的念头←要是能你会怎么做吗←_←
“钢,你先听我说。”他一脸诚恳,“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你…………”
“大佐,先签字再说。”眼前的少年个子窜的极快,虽然还是比他矮,(爱德:(\#-_-)\┯━┯(╯`□′)╯(┴—┴)但是,他坐着,少年站着。少年给他的压迫感让他不得不提起了笔。
假如他现在拉着少年喊道‘我不依我不依我不依’那是不是就可以不用签字了?←相信我,不可以。
最终,他还是在纸上批下了同意两个字。那一瞬间,他也同样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干巴巴的挤出一句:“祝你幸福”,Get√到少年灿烂的笑容和短期内不会回来的消息。他回应了两句证明他还活着,脑内脑补着那是钢和他的结婚申请书,连少年什么时候走了都不知道。
身后的落地窗倒映着天空,他揉了揉太阳穴,假如不能给钢一个温暖,他们俩的家。那就给他一个繁荣的,他们的国家吧。
然后他翻开未批过的文件————大fff团情人节举行庆典邀他参加?!大fff团?那是什么?宗教?!
五、
从清国赶回来参加哥哥的婚礼,许久未见到哥哥,所以一下火车他就扑了上去。哥哥抚了抚他的头,道:“阿尔都这么大了,别撒娇啊!”什么的,他都未在意。
鼻息间是熟悉的哥哥的味道,从出生起,他从未这么久的离开哥哥过。
回家的路上,他想说点什么,但是看见迎上来笑脸盈盈的温莉,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明天就是哥哥的婚礼,准备工作已经告一段落,晚上他死赖在哥哥的房间里,久违的和哥哥睡在一起。
银色的月光细碎了一地,他听着哥哥浅浅的呼吸声,想着要是自己死赖着不让哥哥结婚,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然而最终还是化作一声叹息。
温莉是个好女孩,她很适合哥哥,比自己还有适合。
他小心的把哥哥的手臂弯在自己怀里,像是最后一次的拥抱着—————果然还是喜欢哥哥啊。
记住这个感觉吧,然后满足,作好觉悟。
在这个夜晚,一个少年青涩的感情就这样进入了终焉。

—————————————end——————————————————




评论(2)
热度(38)

© 某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