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芹菜

主角总受党,从不爬墙毕竟我从来都不在墙内。人生的意外是吃了鬼白和all耀以及吉秀(这对估计就剩我一个活人)除此之外任何作品一律站all主角。心头的白月光是亮光和奇杰,偶尔沉迷于原耽。巨喜欢洒狗血的文,那种我爱你你不爱我,我不爱你了你却发现艾玛你爱我这种渣攻贱受文,把水千丞太太的文舔了个遍,但目前最喜欢的太太是wingying。

糖分是每日必须的,【哗——】也一样!(段子楼第二弹)【二十五】

【注意有严重的OOC以及我对塔矢君满满的恶意】
conquer征服,占领 all光
塔矢亮一直没什么朋友,虽然他对此完全不在意。
他对棋盘上的十九路星和黑白棋子有种不正常的偏执。
是的,他很偏执。
除了围棋之外,他还病态偏执于那个叫进藤光的少年。虽然谁都不知道,但确确实实的,他不喜欢小光身边的那群朋友,不喜欢小光对谁都有的灿烂笑容,不喜欢小光盯着他家的窗户微微出神的样子————每当小光盯着窗户看时,他总感觉小光有着他所不知道的秘密,那是他永远都不能知道秘密。而这时,他会感觉控制不了小光。
是的,他想控制他。有时候他甚至想要把小光关起来。不过还好他理智还在……他还可以忍受一段时间。
“sai…………”一直盯着窗户的金色流海的少年突然喃喃的念道,碧绿的瞳子里满是悲伤。坐在对面的墨绿长发的少年(据说塔矢以后是长发来着)呼吸一窒,掩住眼里的疯狂,他问道:“进藤,你刚刚说了什么?”
“啊?!”小光一愣,意识到自己说出了佐为的名字,他慌忙的说,“我什么都没有说啊,是你听错了吧。”
“啊,是吗。”墨绿色长发的少年突然微微一笑,竟信了少年蹩脚的说辞。
注视着金色流海的少年松下一口气,他觉得他的理智终于崩坏,也许他的忍受已经到了极限————
几日后:
“日本最年轻时本因坊进藤棋士突然的失踪引起了社会各界人士的高度关注。为此,警⊙▽⊙方已经…………”
并没有怎么在意电视里的新闻,塔矢走进棋院的电梯。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他却已经有了一切。

评论(3)
热度(12)

© 某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