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芹菜

主角总受党,从不爬墙毕竟我从来都不在墙内。人生的意外是吃了鬼白和all耀以及吉秀(这对估计就剩我一个活人)除此之外任何作品一律站all主角。心头的白月光是亮光和奇杰,偶尔沉迷于原耽。巨喜欢洒狗血的文,那种我爱你你不爱我,我不爱你了你却发现艾玛你爱我这种渣攻贱受文,把水千丞太太的文舔了个遍,但目前最喜欢的太太是wingying。

糖分是每日必须的,【哗——】也一样!(段子楼第二弹)【十九】

土方的场合:
当他看见那个天然卷顶着死鱼眼睛走进浴室时,想着这果然是孽缘吗,每次出来休息都会遇到那个死鱼眼呢,啊,真讨厌啊我才不会说我刚才有一瞬间差点笑出声来什么的呢~
“哟~多串君,怎么又遇到你了?”听到他懒散的声音传来,土方装出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说道:“我才要问为什么又遇到你了,真烦人!”∑(っ °Д °;)っ啊啊啊啊!我在说什么呢!有觉得烦人吗?没有啊,为什么一顺口就说出来了啊啊啊啊!
“嘛,反正都遇到了,阿银我今天心情好,就不跟你计较了~”他拎开水龙头,心情貌似挺不错的哼着歌,土方看着看着,突然觉得脸上像火烧一样,嘛,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呢,随时随地会遇到他这种糟糕的设定变的令人欣喜起来,从一开始的不耐烦变得期待,就连在工作时都会情不自禁的想着:啊……今天会不会遇到那个烦人令人火大的天然卷呢!
这样想着,往往他都会不自觉走到歌舞伎町他常去的地方,连路过万事屋的次数都比原先多了起来。果然变的奇怪了吗,这样下去,不会变的和猩……局长一样吧,他才不要当跟踪狂啊喂!说到底我为什么会遇到天然卷就会产生一种名为高兴的情绪呢?那一定是我想多了吧,难道我喜欢他?怎么可能!他可是那个可恶的天然卷!又懒又废柴,一大把年纪还喜欢喝草莓牛奶,嗜甜如命,还爱吃恶心的红豆盖饭……诶,为什么我对他的习惯这么清楚,啊咧……?
这种天然卷到底哪里好了……
即使心里奔过万千草泥马,多串君还是面不改色的泡着澡,直到————
“多串君?”银时奇怪地看着从刚才开始就绷着个脸的土方君,喂喂喂不是泡傻了吧!
听到天然卷的声音 多串君一瞬间回神,入目的是银时坐在浴室的小凳子上,银时的头发湿哒哒的滴着水,白色的泡沫顺着白皙的皮肤慢慢的往下滑,他酒红色的双瞳因为浴室的水汽朦胧的像是要滴出水一样。
“咕噜……”太卑鄙了,色诱什么的!
那是威震八方的新选组鬼之副长吞口水的声音……
好吧我承认了我土方十四郎算是载在这个天然卷手里了。但是,这份比对三叶还沉重的喜欢,果然还是说不出口……
“多串君……”
“呃……不,我没事。”
“不,我不是问你有没有事,而是新八叽在这里把眼镜取下来了,你看到他了吗……?”
“啊咧?……诶?新八唧在这里?”
一直都在的新八唧君QAQ掀桌!你们太过分了啊喂!芹子你上个场合的梗居然还在玩!
存在感这个梗要被玩坏了啊喂————

评论
热度(14)

© 某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